鹿有林

我思故我在

了不起的塞里斯【十三】House Tyrell of Highgarden

Ps. 二更,二更。


      耀耀开启很戏精弗朗西斯的独处时间,天知道会不会有又弄出仔来。


      有生子,abo,ooc,玛丽苏垃圾文,


      欢迎留言评论一起掉节操,拒绝ky。


 那条长长的红毯仿佛没有尽头,两边的记者的长枪短炮一直在闪呀闪,我的眼睛有些疼,仿佛要被闪光灯刺伤一样。



  我第一次感受到万众瞩目,这让我既兴奋又不知所措,我一直怕我表现的不自然让弗朗西斯的金主爸爸不满意。



  会场特意让红毯区安保为弗朗西斯和我清场了三分钟,弗朗西斯一直拉着我的手,小声地告诉我,该朝向哪边的摄影师挽住他的那只手。



  “不许笑,懂不懂。”他脸上带着微笑,声音却严厉地很,“你笑起来太好看,这样容易抢我饭碗。”



  我点了点头,因为媒体的抗议,工作人员又示意我们转过另一边。



  明明几十秒能走完的红毯,三分多钟才走完,我紧张得手都颤抖起来,弗朗西斯轻轻吻了吻我的手以示鼓励。



  服务生端了香槟给我们,弗朗西斯帮我拿了一杯道:“耀,镇定一点,里面就都是业界的大牛,金主爸爸和其他一些演员。”



  “我想喝芋圆奶茶。”我双手的捧着香槟杯子还没有从刚刚的红毯活动中回过神。



  他把酒放在一边,弯下腰,握住我的胳膊道:“亲爱的,下面我们要开始虚伪的社交了,所以为了这份高薪工作,你要尽快把状态调整过来,我让助理现在就给你去唐人街买。”



  “高薪是多高。”我想我现在需要小钱钱刺激一下。



  “嗯,你还记得上次咱们给汉斯和缪斯看的幼儿园吗?”弗朗西斯道,“大概够他们两个上三年。”



  “你就逛着一圈就那么多小钱钱。”我惊讶道。



  “当然。”弗朗西斯把酒杯拿起来道,“回酒店以后芋圆吃多少都可以。”



  我轻轻和他碰碰了杯淡淡道:“成交。”



  弗朗西斯轻轻地牵起我的手,我们面对着大门,一起露出了商业化的微笑。



  服务员见到我们达成协议,便缓缓地推开了富丽堂皇的大门,把我们放进了装扮华丽的大厅。



  这一和晚上我的脸都笑僵了,手也拍麻了,但是那些贵妇和名演员眼神里赤裸裸的嫉妒还是让我感到害怕。



  “小耀,一会儿要去后面录一个采访,回家还要录vlog。”弗朗西斯看出我的疲倦,在结束之后拍了拍我的背。



  “弗朗西斯,这样我们的生活完全没有隐私。”我揉着酸疼的背抗议道。



  “小钱钱的代价。”弗朗西斯把手机上的消息给我看,“经纪人告诉我,走红毯的视频已经爆火了,中国和欧洲的热度都不错,要借势宣传咱们得新电影。”



  “啥?”我的五官都扭在一起道,“不是还没拍吗?”



  “你还记得中国的一句古诗吗,犹抱琵琶半遮面,千呼万唤始出来。”弗朗西斯狡黠一笑道,“这是营销。”



  我撇撇嘴道:“这不是太刻意了吗,今天爆火,晚上就采访,拍vlog。”



  “采访间看不出时间,vlog过几天当日常分享一下就行。”弗朗西斯一边让化妆师给他一边补妆道。



  “分开采访吗?”话还没说完,我也被一大堆化妆师围住。



  等化妆师散开,弗朗西斯才重新拉住我的手道:“不,你在我身边美美地含情脉脉看着我就行。”



  “好吧。”我叹了一口气跟上他的脚步。



  晚上回了家,我喝奶茶又被拍了很久,等我打开手机,在发现我在我们家委会的群里被这几个瘪三群嘲。



  亚瑟:小耀,好像比卡丘。总比弗朗西斯快半拍,然后被拉回来。



  伊利亚:啊,这明明比穿着情趣装窝在我怀里更羞耻。



  伊万:哥哥,抢走了我的创意。



  伊利亚:好呀,那小耀就不用去你那里了。



  伊万:不可以,哥哥你真讨厌。



  阿尔弗雷德:我觉得伊利亚先生说的对。



  路德维希:。。。



  伊利亚:@亚瑟这个小子怎么进来了。



  亚瑟:就许你带家属吗?



  路德维希:。。。



  弗朗西斯:亚瑟,你是疯了,还是脑子进水。



  我望着屏幕无奈地笑了笑。



  “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能勾人。”弗朗西斯环住我的脖子,吻上我的侧脸。



  我知道这是他发疯的前奏,我利落地把他推开,然后快速缩进了被子里。



  “不能有一点点奖励吗?”弗朗西斯失落的说。



  我摇了摇头,对他道:“炸鸡怎么还没到。”



  “我好饿。”我把他的咸猪手放在嘴边狠狠咬了一下。



  弗朗西斯把手指直接塞进我的嘴里,搅弄道:“那你就咬我吃,坏蛋。还有晚上吃炸鸡会长胖。”



  “嗯,可是我经常晚上吃夜宵,也不会胖。”我狠狠地拍了两下他的手,才有说话空隙。



  “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弗朗西斯道,“吃饭了,助理已经接到外送了。”



  我高高兴兴的起来,吃起炸鸡。



  第二天,我们直飞了美国拍戏,等到看到弗朗西斯那些小粉丝的碎碎念,我才知道我的喝奶茶吃炸鸡视频,都被剪辑成了视频发布到互联网上。



  “你看耀吃奶茶的时候真的像一只小仓鼠,超级可爱。”



  “是呀,是呀,红毯的时候是有点怕吧,一直被弗朗西斯拽着。”



  “呆的很可爱,就是呆的很可爱。”



  我有点不太高兴,被别人评价呆萌,让我有点尴尬。



  “这只是一个人设,现在的人都喜欢看霸道总裁和小娇妻,而我们作为演员就是要通过给他们造一个美丽的梦来赚钱。”弗朗西斯喃喃道,“不仅是影视剧,还有演员本身都是一场美丽梦,虽然观众知道梦醒了你自己什么都不剩,但是还是趋之若鹜。”



  “你可真是个混蛋。”我看着打开车窗向他的粉丝们挥手,又引起一番尖叫。



  弗朗西斯轻轻牵起我的手在嘴边吻了吻道:“高庭玫瑰,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轻易触碰,但是他却一直绽放,像蛇诱惑亚当夏娃的禁果让所有人为他倾尽所有。”



  “这样把你说的好像干某些不正当职业的人。”我一边吐槽他的自恋,一边道。



  弗朗西斯笑着摇了摇头。


评论(27)

热度(67)